杭州信息网
健康
当前位置:首页 > 健康

兰考火灾罹难孤儿已过头七袁厉害可能被判刑

发布时间:2019-10-09 23:18:35 编辑:笔名

  兰考火灾罹难孤儿已过“头七” 袁厉害可能被判刑

  原标题:兰考火灾罹难孤儿已过头七养母袁厉害可能被判刑

  中广北京1月11日消息 据中国之声《纵横》报道,昨天(10日),是在河南省兰考县104火灾中罹难的7名孤儿的头七,他们是:五孩,20岁;小雨,5岁;扎根,4岁;傻妮,3岁;小哑巴,2岁;男婴,1岁;男婴,7个月。

  这些还没有正式名字甚至还没来得及起名字的孤儿,有着天生残缺的身体,在被亲生父母遗弃后,由袁厉害收养在目前已经被大火烧焦的二层小楼中。逝者之殇,生者之痛。对于这场大火还有那些不能忘却的记忆?全国约70万名孤儿怎样才能远离这些悲剧?

  在河南兰考县人民医院旁边街巷深处的一栋二层民居中,住着袁厉害和她收养的孤儿们。1月4日早晨,袁厉害像往常一样送4个孩子上学,只有8个孤儿在家。那场火灾发生在8点半左右,附近的邻居发现火情急忙报了警。

  邻居:就看见在冒黑烟,我们进到院子里了,但客厅根本进不去人。

  邻居们看到,急忙赶回来的袁厉害,焦急的脸上挂着泪痕。

  袁厉害:听说着火了,我就赶紧回来。我叫五儿,小四,他们都不应。火大的很,我也进不去,当时脑子乱得很。

  这场火灾,带走了7名孤儿的生命,1名男童重伤。这个昔日的弃婴之家一片焦黑。警方随后在现场拉上了警戒线,小院那个生了锈的绿色油漆铁门紧闭着,将这里曾经有过的回忆都凝固起来。

  26年前,这里的户主袁厉害收养了第一个被遗弃的兔唇男婴。此后她自费照顾了超过百名弃婴。她觉得:看着孩子死心疼。

  袁厉害:那时候穷,但觉得这个小孩死了可惜。

  而这个胖胖的、靠摆摊为生、被邻居成为热心肠的农村妇女,能提供给这些被她捡回来的、别人给的,甚至是警察送来的弃婴,仅仅是最基本的温饱。在一组名为命若垃圾的照片中,弃婴躺在肮脏混乱的草垫子上休息,大一点的孩子在类似于垃圾山一样旧衣服堆里玩耍。

  这样艰苦甚至恶劣的环境,在很长一段时间引发了各方的质疑。在质疑声中,袁厉害收养弃婴的行为一直没有停止,而她收养的孩子们也在长大。在被收养的孩子中,19岁的袁俊说,虽然平时只有每年春节才能吃上一顿饺子,可是袁妈妈很疼爱他们。

  袁俊:袁妈妈从来没有打过我,我没有见我妈买过新衣服,一直都是那个红色的袄子。

  袁厉害可能因过失致人死亡罪被判刑

  但这场大火让曾经的一切都戛然而止。在火灾发生30多个小时后,兰考县政府第一次面对媒体进行回应,副县长吴长胜拿着发言稿读完了火灾事故情况通报。在长约1700字的文稿中,有大约三分之一是关于县委、县政府主要领导高度重视、亲赴现场,亲临一线的内容。

  而对于在当地曾经被作为典型宣传的袁厉害,如今官方的态度是她不完全具备收养条件。继而,兰考县政府也表示相关部门负有不可推卸的。

  兰考县政府:造成目前的局面,与有关部门监管不力、有意宽于管理有直接关系,政府相关部门负有不可推卸的。

  火灾发生两天后,协助警方调查的袁厉害第一次出现在公众面前。因情绪激动突发高血压脑病,她的脸有些浮肿,嘴唇起着皮,紧闭着双眼躺在县人民医院的病床上。她无力面对蜂拥而至的媒体,无力接受家人、朋友的问候,甚至没有力气喝水、吃饭,只是在镇静药物的作用下不安稳的睡着,偶尔会迷糊的叫出孩子的名字。

  直到火灾发生4天后,包括县民政局局长在内在6名相关人才被停职检查,随后官方公布了火灾事故原因是宅内儿童玩火。这时依旧还住在医院的袁厉害已经哭哑了嗓子。她的邻居听说袁厉害有可能因为过失致人死亡罪被判刑时,眼泪也掉了下来。

  邻居:奶粉、白糖、尿不湿、卫生纸,所有的东西都是她自己准备的,是她自己一个人在伺候孩子。政府说她这样不行、那样不行,为什么不给她支援呢?

  兰考政府:曾劝她不要收养未能成功

  无论是袁厉害的眼泪还是6名人被问责,都换不回那7名孤儿的生命。可能只有很少的人记住他们的样子,或是存在于世间的细节,但是他们的死也是整个社会的痛。痛定之后,生者是否能让这样的悲剧不再发生?国家儿童福利制度能否由此从零开始?人们开始质疑,兰考县民政部门这些年来究竟都做了什么?已经被停职检查的县民政局副书记李美姣在此前接受媒体采访时曾说,他们做过袁厉害的工作,也对这些孩子进行过帮扶,但他们的劝说并没有阻止这场悲剧的发生。

  李美姣:我们在不断地劝说她、动员她不要收养。

  而关于袁厉害不让养还养的质疑,不断蔓延出了收养弃婴为了赚钱,甚至是卖孩子或者骗低保的说法。对此,这个曾经被称为爱心妈妈的人,也作出了回应。

  袁厉害:我要是卖小孩,就把我枪毙!说我骗低保,那谁要是能好好养活这个小孩,低保就给谁。

  有人说,好人没好报,也有人说,没有那么大能力就不要承担那么大的。而袁厉害说,要是还看到弃婴,她无法视而不见。这场悲剧的开始是爱心的错吗?对此,中国公益研究院院长王振耀说,困惑的症结在于国家儿童福利制度的建立。

  王振耀:袁厉害的行为不是简单的收养法能够覆盖的问题,这是儿童福利制度和爱心的奉献问题。这件事其实是爱心救助与体制性的无奈酿成的巨大悲剧。

  王振耀说,目前当一个家庭有了残疾孩子或者一个家族出现孤儿时,该由谁照顾,能不能照顾得好或者能不能养得起,并没有成体系的制度,所以无法承担起养育的家庭就会选择将孩子遗弃。目前《收养法》解决的只是下游问题,根源在于国家儿童福利制度还处于零起点。

  王振耀:现在是三无状态。第一是无儿童福利法,第二是无儿童福利行政指导体系,第三是无基层的儿童福利设施。在三无的状态下,社会对儿童福利还没有最基本的概念,这是最悲哀的事情。

  国内孤儿61.5万人官方收养仅有11万

  根据民政部公布的数字,中国现有孤儿人数为61。5万人,而在官方福利院收养的孤儿仅占不到20%。由亲属养育、其他监护人抚养和一些个人、民间机构抚养的孤儿有50多万人。在去年的全国两会,政协委员韩红就提交了《关于制定〈儿童福利法〉的提案》,这也是一些代表、委员,多年呼吁的话题。

  作为民政部社会公益与慈善事业司前司长的王振耀说,对于国家儿童福利制度的建设,有一些国家较为成熟的经验可以借鉴。另外此前他们也经过测算,初步构建大约需要的资金可能是几百亿,对于目前我国经济发展水平,是可以负担起的。王振耀说,接下来需要着手的第一步,就是帮扶和规范民间爱心收养。

  王振耀:当务之急是尽快与爱心人士,特别是收养弃婴的爱心人士建立联系,了解他们的困难,给他们以支持。

  在这场火灾中幸存的10个孩子都被送到了开封市社会福利院。躺在病床上的袁厉害,为了去看看他们一度表示绝食。在那个暖和明亮的福利院活动室中,这些有着先天残缺孩子们换上了干净的衣服,正在拿着水彩笔画画。他们中的大多数都不约而同地画出了不同样式的小房子。对于这些更需要呵护的孩子们,无论是一个小家还是一个国家,都应该为他们撑起一片原本属于他们的蓝天。   桂林大情小事,吃喝玩乐尽在桂林生活,扫描二维码免费阅读。

劳动纠纷
农业机械
搏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