杭州信息网
娱乐
当前位置:首页 > 娱乐

诸天杀神 第五十七章 秒杀

发布时间:2019-10-12 18:24:10 编辑:笔名

诸天杀神 第五十七章 秒杀

自开始到如今。

丁佑一共杀了整整19只死尸,三个锄头死尸,其余都是填坑死尸。

给了他133点火。

加上原本的450点火。

丁佑只需要再杀一只死尸,便能够拥有再一次升级的机会!

不过除了第一个锄头死尸之外,其余两个锄头死尸的锄头就没有火焰燃烧了,丁佑一锄便给击断。

回到篝火大殿门口休息了一会儿,丁佑重新开始探索。

这广袤的乱葬岗实在太大,处处都摆满了尸体。

并且,除去丁佑遇上的那些死尸之外

,其余尸体几乎都是残肢断臂,根本没有一个完整的。

更奇怪的是。

整个乱葬岗,除却能够活动的死尸,便再也找不到哪怕一个头骨!

满地的断手断脚,胸骨盆骨。

丁佑能用这些尸骨拼出无数个人形。

但不会有一个人形是完整的。

与丁佑活尸之躯般怪异的死尸,消失了头骨的乱葬岗。

这片荒凉的天地充满怪异之感。

丁佑完全没有一丝半刻的放松。

“昊”只告诉他这地方名为魂火世界。

但魂火世界究竟是什么,究竟有什么,他都需要慢慢探索!

想要更轻松的完成任务,拥有更强的实力,得到更多火,就必须探索这个迷雾般未知的世界。

“嗤!”

一声轻响传到丁佑耳朵里。

丁佑觅着声音将脑袋转到自己左边,一手握锄头的狰狞死尸正一下接一下的锄着地。

锄头下的坑已有近三十厘米深,可以埋下人了。

那死尸也终于停了下来,托着锄头离开坑洞旁,以及漫步行走。

丁佑之前遇到的锄头死尸,也都毫无例外的只知锄地。

而另外空着双手的死尸,则是一味只懂将土石丢到坑洞中。

直到丁佑杀了几次之后,才看到其中有一个填坑刚好把坑填满,然后走到下一个坑洞,那坑洞旁边是满地的碎尸。

填坑死尸将碎尸丢到坑中,之后将坑填满,才又去另外一个。

而至于旁边没有碎尸的坑洞,填坑死尸也就只是用土石来填。

锄头死尸只锄地,填坑死尸光填坑。

好像有什么控制这些死尸行动一般。

丁佑缓缓向前方那只锄头死尸接近。

锄头死尸比起填坑死尸更加凶悍,并且一手锄头运转如臂般熟练,真正施展开来,丁佑根本近不得身。

只有在其掘地之时,将锄头锄到土石中还未来得及拔出,丁佑便可抓住机会直接击杀。

对于杀手而言,硬碰硬是最为下乘的选择。

丁佑速度放慢,静静跟在眼前那锄头死尸身后,将距离始终保持在三十一米左右。

三十米之内是死尸能够察觉到丁佑的距离,

丁佑眼睛也没忘了一直关注周围情况。

以他现今的速度,绝不能一次性遇上两只死尸。

否则逃都逃不掉,精力值实在太少。

丁佑运气很好,前方的锄地死尸停了下来,第一次锄地之后,将锄头举起,准备继续锄地。

它找到一个另自己“满意”的位置。

而丁佑也在这个时候开始加速,脚步踩在地上发出悉悉索索的声音,偶尔还会有枯骨被丁佑一脚踩碎。

不过丁佑并不在意这些,死尸们听不到任何声音。

他眼中前方那锄地的身影没有任何反应。

丁佑与锄地死尸的距离不断接近,很快就只剩短短一米。

他确定自己检测范围之内,没有第二个死尸出现。

精力值消耗到只剩五点,丁佑来不及停下来休息,因为眼前的锄地死尸已经发现了他的踪迹,正在将地上的锄头拔出。

丁佑速度更快,直接将魂火空间内的锄头唤出,双手一挥狠狠的击打出去。

“咔嚓!!!”

丁佑将锄刃砍到死尸锄头的木质锄干上。

锄干应声而断,锄头死尸头顶上出现一团火焰,只有少年拳头大小。

丁佑仅剩下两点精力,将锄头举高,从上方劈下,劈到一半时脱手甩出,锄头将眼前的死尸从头到脚击成两半,骨头碎渣掉了一地。

悬浮在死尸上方的火焰削减至头发丝般细小,只剩最后一次攻击。

死尸整个身体都被打碎,只有两只手臂还能动弹,依然抓着断掉的锄头不放,却半天抬不起来。

丁佑的精力值也在快速恢复着,顺便将身前的锄头捏在手里,收进魂火空间。

而就在这时,一声空气被割破的轻响,却是突然传入丁佑的耳朵。

“唰!”

于此同时,丁佑感觉到自己大腿处的肌肉和骨头瞬间断裂,视线最上方的血条直接便少去一半!

而这还只是开始。

他身后割破空气的轻响再一次传到他耳朵里,速度快到他根本来不及反应。

而这一击,也让他生命值仅仅只剩下最后一滴!

丁佑的大腿直接被这两次攻击切断,他整个人从断掉的腿上开始滑落。

而此时。

又一声轻响发出!

丁佑竭尽全力将脑袋狠狠一转!

“咔嚓!”

他直接将自己的颈骨扭断,脑袋180度转到背后。

入目是一抹火红色的剑光,疾速砍到他背上,将他整个后背完全切断,以及一只仅仅只有他大腿那么高,好似蹲在地上的狰狞死尸!

丁佑最后一滴生命值也消失,他眼前一黑,整个人掉到地上,化成一滩灰烬。

篝火大殿之中。

熊熊燃烧的篝火中慢慢出现一个人影,从虚幻到凝实,最终成了一个生有蜷曲短发,棱角分明,普通至极的脸来。

正是丁佑的样子。

他睁开了眼睛,眼瞳中的恐惧与慌乱一闪即逝。

方才是他第一次感受死亡,虽然早有准备,但依旧要比想象中更加恐怖。

沉寂了一秒之中,他的目光恢复平静,且直接投到了自己视线右下方的位置。

火:0。

荆门治疗早泄费用
松原治疗前列腺炎费用
白城癫痫病医院费用
荆门治疗早泄医院
松原治疗前列腺炎医院